清楚的看到脉搏的存在

作者: admin 分类: 国民彩票平台 发布时间: 2018-12-11 12:55
 
  杜仲问道。
  “你怎么知道?”
  病人一惊。
  杜仲淡然一笑,开始把脉。
  “脉呈滑数。”
  十秒后,杜仲张口。
  这边,杜仲正在仔细的诊断着,那边所有的西方人却都好奇的围了上来。
  大家都没见过这种诊断的手法。
  谁也没有想到,杜仲什么仪器都没有使用,只是简单的看了一下,问了几个问题以后,就把病人的情况给说了出来。
  这让众人很是惊讶。
  不过大家听太懂杜仲刚才说的“亢热”“湿热”是什么东西,就感觉很神医的样子。
  麦克也仔细的看着这一切,死死的盯着杜仲每一个动作,重视着杜仲说的每一句话。
  眼前的年轻华夏人手法显然很老道,比他见过的中医都经验丰富。
  不过这又如何!中医,只是经验而已!不是科学!
  “胸口两侧是胁肋,在中医里,胁肋是肝胆所在的地方,因为肝胆疏泄失常,气机不利,所以才引起胁痛反复发作。”
  “接下来,又因饮酒伤肝,导致身体里面出现了湿热症!”
  “体内的湿热阻止压抑着肝和胆,导致肝胆的疏泄无用,这才导致了气机不畅,胸胁灼痛,持续不解。”
  “又因为湿热的缘故,脾胃的运动功能失和,所以出现了厌食腹胀的症状。”
  “最后,因为寒热往来,湿热随着经脉下游,造成了小便少而赤红。”
  “舌红苔黄腻,脉滑数,也属湿热症内蕴的病症。”
  说到这里,杜仲微微一笑。
  望着病人问道:“如果你做过钡餐照影的话,应该什么都检查不出来,对吧?”
  这下大家听明白了,好歹也是医科大学的,钡餐照影还是知道咋回事的。
  此刻,病人脸色一变。
  他没有想到,杜仲竟然连这一点都知道。
  这一刻,所有人都知道,杜仲说对了。
  “对于刚才我说的中医术语,我给你们用西医术语翻译一下!”
  于是杜仲直接翻译,说的比中医术语还溜,这得多亏当时跟着秦老一个病房一个病房进行四诊才让他明白了中医,更了解西医。
  “我说的对不对?”
  杜仲说完问道。
  “对!对!医生就是这么说的!病例上就是这么写的!天呐,太神奇了!”
  病人一脸难以置信的惊呼道。
  周围人更觉得神奇,就凭刚才看了一下,问了几句,抓住手腕碰了几下什么病就全都知道了?!
  虽然不信,但事实就在眼前,容不得他们怀疑!
  “现在,我给你开个药方,你自己想办法抓药吧。”
  杜仲微微一笑,立刻拿起讲台上的纸和笔,开了一个药方,并且叮嘱病人要如何吃药,要连续吃多久,等等。
  同时,因为西方人跟东方人体质不同的缘故,杜仲还酌量的加减了一些药的分量。
  这边杜仲正在开药。
  那边,以刘雨婷为首的参加辩论赛的一帮人,却是面色不悦的走进了学校大门。
  “真是太气人了,麦克教授完全是在无视我们。”
  “竟然让我们空等了这么久,他却迟迟不来。”
  “最可恨的是,他分明是不敢参加辩论,但那些记者却偏偏要写,他不屑与我们辩论,这太气人了。”
  “就是。”
  一群人愤愤不平的讨论着。
  “咦,出什么事了?”
  突然,人群中那名叫李学的男生伸手指着针灸教室门口,张口说道:“教室门口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太奇怪了。”
  刘雨婷放眼望去。
  心中一紧。
  立刻就朝着教室门口跑去。
  众人紧随其后。
  “是麦克教授!”
  来到教室门前,一名女学生,立刻就指着站在教师里的麦克惊呼道。
  “咦,那是杜仲?”
  李学却是把目光放在了杜仲的身上,神色气愤地说道:“他来我们学校干什么,还在我们教室里,我们的教室不需要他这个一点都不爱国的人。”
  说着,李学猛的一迈步,做势就要进教室把杜仲赶出来。
  “等等!”
  突然,一个女同学伸手抓住了李学。
  “干什么?”
  李学不耐烦的问道。
  “先等一下。”却一个字也说不出口。
  “不如这样。”
  传说中的悬丝诊脉啊!
  不过,杜仲真的会吗?
  然而,麦克教授却是摇了摇头。
  显然不相信那所谓的悬丝诊脉。
  麦克教授身后的科学家们,更是一脸的轻蔑和不屑。
  在他们看来,华夏中医就跟封建迷信,装神弄鬼一样,只不过是故弄玄虚而已。
  “不如,我给你诊诊如何?”
  拿着细线,杜仲直接走到麦克教授的身前,面带微笑的问出了声。
  “恩?”
  麦克教授一愣,旋即点点头,张口道:“好,只要你能诊断出我的身体情况,我就相信中医有效!”
  “很好。”
  杜仲点点头。
  “唰。”
  手指一动,快速的将手中的细线绑在麦克教授的寸口处,然后拉着细线快速后退,一直退到讲台上,然后往椅子上一座。
  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一动,成把脉状,捏着细线,仔细的感应着。
  似乎是在呼应着杜仲的诊断,整个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没有丝毫声响。
  杜仲凝心静神,开始诊断。
  麦克教授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安静的等待着。
  一分钟后。
  凝心诊脉的杜仲,突然勾起嘴角,微微一笑。
  “你笑什么?”
  麦克突然张口,说道:“我对我自己的病情很清楚,就算在医院里检查也需要很长时间,我并不觉得你只用一分钟就能诊断出来。”
  杜仲微微一笑,张口道:“脉象沉细。”
  “沉居筋骨,安之有余、举之不足,主里症。”
  “细脉如来线,细直有力,湿血压抑脉道,常见于慢性消耗性疾病。”
  闻言,麦克双眉一凝,不是说杜仲说的对不对,是没听懂。
  针灸协会的却兴奋了起来了。
  诊出来了!
  真的诊出来了,真的传说中的悬丝诊脉!
  而且用的不是铜线,用的是毛线,难度更大!
  “在中医里,沉脉的形成与心搏排血量降低,周围血管收缩,血管弹性阻力增加有关。”
  “也就是说,你病在体内。”
  “症属寒凝关节!”
  说到这里,杜仲咧嘴一笑,张口道:“也就是你们西医常说的,类风湿性关节炎,对吗?”
  “呼……”
  麦克深吸了口气,难以置信的望着杜仲,张口道:“怎么可能,这种病情就算使用仪器,也很难查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
  “中医脉象!”
  杜仲张口道。
  麦克兀自一怔。
  如果说杜仲之前所做的一切,他都有理由来反驳的话,那么杜仲现在做的这件事,就是他无法反驳的点。
  他跟杜仲素不相识。
  要不是他认为中医无效,又在见到杜仲讲课的时候停下来质疑的话,他这辈子都不会跟杜仲有所瓜葛。
  也就是说,杜仲不可能事先做好准备。
  而且,他的病情只有他自己清楚,甚至都没有进过医院。
  可杜仲偏偏就全说准了。
  这让他心中极为震惊。
  “唉……”
  迟疑了好一会儿,麦克教授才长长的叹了口气,苦笑出声。
  他明白了。
  在他们眼里,华夏的中医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存在,正是因为这种飘渺的,看不透的感觉促使着他一直去研究中医。
  也因为对中医的不理解,导致他的验证结果,是中医无效。
  “你很厉害。”
  怅然长叹一声,麦克才点点头,张口道:“对不起,我不该质疑中医。”
  此话一出。
  全场皆惊!
  不只是班级里的学生,就连尾随着他的那些科学家、记者,都是难掩震惊的张大了嘴巴。
  “麦克教授……”
  一名科学家走了出来。
  “不用再说了。”
  麦克教授苦笑一声,当着众多记者、学生的面,突然就弯下了腰,朝杜仲鞠躬道:“尊敬的先生,我为我的无知向您道歉,因为我的无知让许多人误解了中医,这是我的罪过,我希望能弥补。”
  杜仲轻轻点头。
  门外,以刘雨婷为首的针灸协会的学生们,更是一个个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他们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今天,终于为中医正名了。
  所有人都满是敬意的望着杜仲。
  是他。
  是他让沉冤的中医,获得清白。
  毫无疑问,过了今天,中医必将拔地而起。
  一部分学生,甚至都红了眼眶。
  为了这一天,他们付出了太多的努力,但却从未得到想要的收获。
  他们要感谢,要感激,要永远把那个人记在心里。
  那个人,就是杜仲!
  而杜仲,面对麦克教授的道歉,并未步步紧逼,反而显得极为的友好。
  从一开始,麦克教授踏进教室的时候,杜仲就能清楚的感觉到,他并非一个不讲到底,胡搅蛮缠的科学家。
  反而,在他的眼里,杜仲看到了一种执着,一种倔强。
  眼里容不得认可渣滓,有丝毫不严谨,不附和常理的东西,都能引起他的怀疑。
  但这种怀疑,却并非盲目。
  反而是经过深究细则的。
  当然,麦克教授的主动认错,也让杜仲心中暗惊。
  他没有想到,这样一个执着倔强的人,竟然能在知错的第一时间认错。
  对于早已满载深誉的他而言,这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还有他心中那一股执念,对于对错划分得无比清晰的执念。
  “麦克教授,我还要讲课。”
  望着迟迟不走的麦克教授,杜仲神色风趣的望了望学生,露出一副无奈的面孔。
  “我想……”
  麦克教授面露尴尬的扫了众人一眼,旋即才望向杜仲,说道:“我这个病已经很多年了,既然你能这么快的诊断出来,那么能不能帮我治好?”
  身为科学家,麦克教授很清楚,他这个病现在根本就无发治愈,只能抑制和减缓。
  西医无望。
  如今,他确实的相信了中医的存在,自然也就把希望寄托到了中医的身上。
  “这个病……”
  杜仲迟疑了起来。
  门外,针灸协会的人,也都全部皱起眉来。
  中医不是说治不好,但这个病确实不好治疗,没有一定的实力,是很难治好的。
  杜仲可以吗?
  所有人望向杜仲。
  “好。”
  在众人的注目下,杜仲点点头,张口道:“就用针灸!”
  闻言,麦克教授一愣。
  所有科学家和记者也是一愣。
  而教室里的学生,以及针灸协会的人,却在同一时间,眼泛精光,满目期待。
  “唰。”
  在众人期待的目光下,杜仲快速走回讲台,把银针取了出来。
  然后直接点燃讲台上的酒精灯。
  取出银针,直接就在酒精灯上烤了起来。
  “他这是要干什么?”
  “那么细的针,居然放在外焰上烤,难道就不怕烤化吗?”
  “针灸的针,还需要烤吗?”
  “应该是消毒吧?”
  一群西方科学家,纷纷喃语讨论起来。
  “是火针?”
  针灸协会中,刘雨婷神色激动,望着身周的众人,无比兴奋地说道:“一定是火针,火针是治疗类风湿的最佳方法。”
  “不可能吧?”
  抓住李学的,正是当时诚挚的邀请杜仲参加辩论赛的那个女孩,此时她眸泛亮光的盯着杜仲,说道:“你看不出来吗,现在杜仲正跟麦克教授在对峙呢,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先不要打扰他,咱们静观其变!”
  闻言,众人纷纷点头。
  李学这才悻悻的退了回来。
  教室里。
  为病人开完药方后,杜仲转目看向麦克教授,眼神询问。
  “你这只是通过观察人的脸色,还有从病人的嘴巴里得到的消息来找到病症,这只不过是找到了一定的规律而已,给我时间,我也能找到规律。”
  麦克教授依旧一脸严肃,仿佛是在诉说着什么很严谨的事情似的。
  “没错。”
  闻言,杜仲立刻应声。
  一句话,让所有人顿时一愣。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跟麦克教授对峙的杜仲,突然就服软了?
  没办法,中医就是规律。
  杜仲对这一点不否认,中医就是发现了大家没发现的人体规律而已,牛顿定律还是规律呢!
  “不过……”
  就在众人疑惑之际,杜仲说道:“中医不止如此,按你的说法,把脉是不是也是规律?”
  “不!”
  麦克教授很诚恳的摇了摇头,说道:“我做了无数次实验,但都没有发现脉搏的跳动有什么规律。”
  “好,那我今天就再让你开开眼!”
  杜仲咧嘴一笑。
  心中同时鄙视了一下,你不知道在华夏,脉诊仪都出来了,还说没啥规律,不过那东西不准。
  脉诊是用的是医生的一点灵觉精察,能不能把脉把的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医生能否全神贯注,以及对脉象的理解是不是透彻。
  至于脉诊仪,是以那个医生的脉诊结果为基准的?
  华夏中医千万,千万个脉诊,脉诊仪只是一个粗的不能在粗的东西。
  突然,杜仲猛的一伸手。
  “唰!”
  右手一动,杜仲直接就把左手上的袖子给撕烂了开来。
  见状,众人更疑惑了。
  杜仲不是说要把脉吗?
  他撕袖子干什么?
  难道是为了能让麦克先生,?
  不只是在场的学生和记者,就连那群针灸协会的人,对杜仲的做法,都不明所以。
  就在众人疑惑的时候,杜仲拿起撕烂的袖子,从中找到一个线头。
  “嘶……”
  捏着线头,轻轻一拉。
  一条细线,顿时不断的被拉伸开来。
  “难道是……?”
  针灸协会里,那名邀请杜仲的女孩,突然就变了脸色。
  “什么?”
  李学问道。
  “难道是传说中的悬丝诊脉?”
  女声问道。
  这话一出,针灸协会的所有人,顿时就全都愣住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着不相信,但又无比期待的神色。
  人群中,紧紧盯着杜仲的刘雨婷更是两眼放光……
 
 
第二百二十章 为中医正名!
  “今天,我就给你展示一下中医的伟大之处!”
  望着麦克教授那是疑惑的脸色,杜仲淡然一笑,张口道:“悬丝诊脉!”
  此话一出,针灸协会的人,顿时都兴奋了起来。
  一双双望向杜仲的眼眸里,都流露着期待和激动的神色。
  悬丝诊脉啊!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